槿离

那年一瞥,自此万年。

叮~捕捉到一只叶不修(番外.伞修)

 番外.阿修,我回来了 
  苏沐秋在奈何桥上站了七百三十年了,孟婆只能叹这青年的执着,她看这青年从少年变为青年,因为苏沐秋没有喝孟婆汤,所以长相上还是只过了两年,苏沐秋轻垂眼睑,掩盖住眼中情绪。
  阿修啊,我,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呢?我等了你七百三十年,你那里,也过了两年了吧,阿修,我好想你啊,你,会不会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?
  你不要忘了,你还有我啊。
  孟婆看着那青年遥望远方,不禁叹气,这相思,真是苦啊,我当年喝了孟婆汤,却也忘却不了,相思之苦,有情之人皆知,相思之苦,我又何为不知呢?
  那人倒是忘得干净,一把剪断了自己所有的姻缘线,倒是我,独留自己一人,空悲切。那年,我还不是孟婆,他也不是月老。
  孟婆瞧苏沐秋已等了七百三十年,摇了摇头,说:“苏沐秋,你过来。”
  苏沐秋回头,只见孟婆勾起了罕见的笑,孟婆生的极美,一头墨发,一袭红衣,肤白如雪。
  苏沐秋走了过去,说:“婆婆,我是不会喝孟婆汤的。”
  孟婆轻笑,说:“谁说我叫你过来,就是为了让你喝孟婆汤?”
  苏沐秋疑惑,道:“婆婆,那你唤我来为何?”
  孟婆笑道:“我瞧你在我这奈何桥上也等了七百三十年了,我该你给你个选择,我的左手边,是一条通往轮回的路。而我的右手边,是一条通往人间的路,但是,你得尝遍你那爱人这七百三十年来的大起大落。你,选一条吧。”
  苏沐秋先是一愣,然后欣喜若狂,说:“婆婆,只要我能回去,无论受多少苦,我都愿意。”
  孟婆也是一愣,继而苦笑,又是一个痴情种啊。
  苏沐秋走向了那条路。
  第一百年,他死之时,叶修与苏沐橙的痛,那种撕心裂肺的痛,苏沐秋颦眉。
  第二百年,叶修入了嘉世,成了斗神。苏沐秋勾唇,心中甜蜜无比。
  第三百年,叶修拿了一个又一个冠军,斗神的名号响彻整个荣耀。苏沐秋不禁失神,阿修,你终于连着我的份,站在了荣耀巅峰。
  第四百年,叶修与冠军擦肩,败了,陶轩借斗神实力下滑之名,逼迫叶修退役,夺取一叶之秋,孙翔继承一叶之秋,叶修的苦,叶修的痛,苏沐秋紧咬下唇,面色惨白,豆大的汗滴哗哗的掉,汗如雨下,心脏如刀割般痛,阿修...
  第五百年,叶修在兴欣网吧当了个网管,不过,每天打着荣耀,抢着boss,让各大公会气得牙痒痒,苏沐秋身上疲劳无比,第四百年的痛,在减慢他前进的速度,身上如同灌了铅一般,每前进一步都几乎花光身上仅有的力气。
  第六百年,叶修创立兴欣。苏沐秋苍白而无力的笑了笑,阿修,你会成功的。就像你带着嘉世拿了四个冠军一样。
  第七百年,叶修带领兴欣杀入第十赛季,一把夺下第十赛季的冠军。苏沐秋的眼睛亮了亮,他无力的扯了扯嘴角,阿修,等我...
  第七百三十年,少年和兴欣的各位队员抢着boss过得很快乐。阿修...你快乐就好。
  只剩下最后一步了,苏沐秋现在连抬一抬眼皮都要花光全身的力气,只剩最后一步了...阿修...我快要坚持不住了...怎么办啊...
  一直透过一面镜子观察苏沐秋的孟婆,看到这儿,不禁想起那个笑容总是很温柔的少年,还有,那一年的约定...月老啊月老,你,真的一丁点都想不起来了吗?
  殊不知,九重天之上,一个红衣白发的童颜老人垂眸透过一面水镜望着她,眼中是深深的思念,以及,爱恋,孟婆啊,不是我不想爱,只是,不能爱啊。孟婆只知他一把剪断了自己的姻缘线,只知她自己无论喝多少孟婆汤都忘不了那段回忆,可是啊,她又怎么知道,也不可能知道,月老为了不忘记那段回忆,没有剪短属于她的那根姻缘线,遭受了九九八十一道惩戒鞭的鞭刑,这场爱恋,到最后,只能是曲终人散。
  苏沐秋紧咬牙关,迈过了那一步,“啊!!!!!!!”
  那一步,让苏沐秋脱力,醒来的时候,倒在南山墓园,身上依然没有力气,走了很久,找到了自己的墓碑,看见了墓碑前的天堂鸟。
  以及,哭泣的少年。苏沐秋轻唤:“阿修,我,回来了...”
  那少年扑向他,“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!”
  少年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哭腔,苏沐秋心如刀割,他想伸手揉一揉那柔软的黑发,可是,他的身体不允许他这么做,苏沐秋顿时全身无力,眼前一黑,倒在了叶修怀中。
  鼻尖萦绕着叶修的气味,真的,好令人安心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

热度(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