槿离

那年一瞥,自此万年。

叮~捕捉到一只叶不羞(4)

 chat per.4
   “前辈,这位是?”喻文州笑得一脸温和,眼中却带着异样的光,什么?你问我喻文州怎么在兴欣?
  事情是介个样纸的,黄少天偷偷的跑来兴欣,然后...
  “老叶!!他到底是谁啊?怎么之前不知道啊,是兴欣的新人吗?这新人咋看上去和我年纪差不多大啊,都和我差不多大了,为什么还是个新人呢?他为什么看上去很拽啊?老叶,你这可就不厚道了,有新人怎么可以不告诉我呢?让我和他切磋切磋吧!JJC!!走起,走起!”
  叶修满头黑线,黄烦烦,你就不能闭上你的嘴吗?
  叶修表示,如果可以的话,我愿意缝上黄少天的嘴,让世间多一点安静,多一点爱。
  然后...苏沐秋就和黄少天打了个平手,什么?你问我原因?
  黄少天的文字泡有多可怕你造吗?不,你不造。
  所以,苏沐秋以微薄之势,跟黄少天打了个平手。
  什么?
  你说还是没有提到喻文州是怎么来的,好吧,马上说。
  喻文州成功地以心脏和分析帝的属性知道了黄少天来了兴欣,但是勒,因为黄少天去了,他就有理由也去兴欣,所以,他就来了。(纯属虾扯蛋)
  镜头转回来
  叶修笑了笑,回答道:“他啊,是兴欣新人啊。”
  黄少天这就急了,说:“我去,老叶你把我们当三岁小孩呢?新人?新人能有这样的实力?你就扯吧!反正,我是不会信的!”
  喻文州摁住黄少天,说:“前辈,这位,究竟是谁?”
  叶修低头轻笑一声,喻文州眼中划过一丝诡异的情绪,但是很快被掩埋了起来,这声轻笑,太撩人。
  黄少天脸仿佛烧了起来,原本滔滔不绝的骚年,变成了娇羞(?)的良家妇男(?),马上就走出门口冷静去了。
  叶修说:“我有个朋友,荣耀玩的特别好,后来,他走了。”
  喻文州有些好奇下面的话,“现在,他回来了。”喻文州这才明了,又是一个情敌啊。
  前辈,可真会招惹人呐,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招惹到了那么多人。
  苏沐秋眯了眯杏眸,眼中闪过几分危险,这两个人,很危险,叶修得离他们远一点,不然,菊花不保啊。
  第十一赛季
  兴欣新人苏沐秋正式出道,与叶修再创辉煌。
  杀入总决赛,荣耀的老粉仿佛又看见了当年第一区那两个叱姹风云的人,和那个令无数人嫉妒过的组合,同是,原本应该成为荣耀圈里第一对双核的组合。
  只可惜,那一年,那人不在了,只独留一个叫“叶秋”的少年带着两人的荣耀站在荣耀的巅峰。
  如今,这一对组合卷土重来,人们仿佛看到了当年的“战矛与枪”人们不知道,第一队,也是真正的战矛与枪,是一叶之秋和一个叫秋木苏的人。
  而并非如今轮回的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,人们的记忆中,或许,就只有轮回的双一是战矛与枪了吧。
  所以啊,叶修要让他们知道,什么是真正的战矛与枪,什么是斗神,什么是神枪。
  第十赛季赛后
  全明星采访叶修,“叶神,为什么你们要找一个神枪来做你的搭档呢?而且为什么你全场比赛一直在用战矛形态呢?这位叫苏沐秋的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,难道就因为他实力强吗?”
  叶修笑了笑,说:“为什么要找一个神枪做搭档吗?还有为什么全场比赛一直用战矛形态吗?因为啊,我要让你们知道,什么才是真正的“战矛与枪”,至于,他是何方神圣啊,他是一叶之秋曾经最好的搭档,是真正的神枪,是千机伞和君莫笑的创始人,却邪,吞日的制作者,这些,够不够?”
  记者一愣,这人的来头居然这么大,千机伞的制作人,却邪的制作人,吞日的制作人,这三件绝世银武,竟都出自同一人手笔。
  这人,到底是何等逆天的存在啊。
  于是,第二天的新闻就成了,“真正的战矛与枪”“千机伞,却邪,吞日三大绝世银武制作者”“斗神一叶之秋曾经的搭档”“兴欣新人一战封神,封号神枪”
  兴欣
  叶修坐在椅子上,舔着棒棒糖,因为苏沐秋回来了,所以,烟被禁了,so,只好吃棒棒糖了,说:“哟,一战封神啊,厉害。”
  苏沐秋宠溺一笑,揉了揉他的头,说:“再厉害也没你厉害。”
  魏琛等的人站在一旁,仿佛成了N多N瓦时电灯泡,全都纷纷表示,有了新欢忘了旧爱。
  而苏沐橙表示,喂喂喂,谁是新欢谁是旧爱搞清楚点好伐?明明是旧爱回来了,新欢失宠了,好伐???
  -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

评论(2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