槿离

那年一瞥,自此万年。

【喻叶】就是一个场景要什么名字

他是神。

不甜则已,一甜惊人:



……






“我就奇了怪了,堂堂蓝雨老大,要什么有什么,招招手想爬你床的男男女女能从广州一溜地排到天安门去,你怎么偏偏就喜欢君莫笑那么个亡命之徒?是杀手冷血无情居无定所就算了,还既不倾国倾城,也不身娇体软,文州,我说你到底喜欢他哪儿啊?”






喻文州闻言没抬头,修长的手指握住高身的香槟杯,食指轻轻用力,杯中琥珀色的酒液就荡起了层层波澜,一点点地扩散开来。


他睫毛低垂,凝视着酒杯的目光从浓密的眼睫之间露出些许,如同是看着爱人的深情,又很快被掩去。






“可我要的若是倾国倾城身娇体软,又何必找他?”






“我不是喜欢男人,也不是单单喜欢女人,我只是喜欢他,而他是个男人,仅此而已。”






“君莫笑不是,也不可能是任何人的所属物。若真是娇弱无比,也就不是他了。”






“我喜欢他,最喜欢的,就是他站在顶端,睥睨天下,让所有人都俯首称臣的样子。”




……

评论

热度(589)